首页>人物故事
刘仲华说“安化黑茶”
发布日期:2020-10-20 09:18:00

他被称为金花之父”自称为半个安化人

他是中国工程院年轻的茶学院士

他在茶叶加工, 茶叶深加工, 茶与健康,三个领域建树累累。

他提出“黑茶是二十一世纪人类健康新希望”

他和他的团队用十年的时间,将黑茶提质增效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让黑茶的成果登上国家科学技术最高颁奖台。

他用科学研究为安化黑茶未来发展描绘了清晰的蓝图

他就是湖南农业大学教授 博士生导师——刘仲华

 

    刘仲华:真正从事黑茶的研究是1988年开始,到现在接近三十年。

    记者:从那个时候起步开始 您就和安化黑茶结缘了。

    刘仲华:对,在1988年的时候,我们通过施兆鹏教授、王增盛教授,还有温琼英教授、朱尚同教授,都是我们的老师,他们率领我们年轻的团队,来研究黑茶加工过程中物质的转化规律和品质形成的机理,包括从鲜叶加工成黑毛茶,和从黑毛茶压制成茯砖茶,全过程的每一个环节,所有色、香、味物质的变化规律,为黑茶制造化学,奠定理论基础。我们花了三年的时间,198819891990年,然后在1991年的时候,在我们中国茶业学术界最高的学术刊物《茶叶科学》上发表了一个专辑,叫《黑茶制造化学》这么一个专辑。这个专辑融入了我们三年的科学研究的结晶。

 

 刘仲华教授,湖南农业大学茶学学科带头人,主要从事茶叶深加工、茶叶加工理论与技术、茶与健康、植物功能成分利用研究,曾是中国茶学界最年轻的副教授、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刘仲华教授及团队从化学物质组学、细胞生物学、分子生物学水平科学诠释了安化黑茶的保健功能及其作用机理,开了黑茶神秘金花的健康密码,有效驱动了安化黑茶的健康消费。

刘仲华首先我想说明的一点是:“金花之父”有网络忽悠之嫌,因为金花(冠突散囊菌)既不是我首先发现的,也不是我第一个研究的,因为茯砖茶的“金花”在六百多年前,我们勤劳智慧的茶人就已经发现了这种微生物,只不过那个时候不叫冠突散囊菌。而研究这个冠突散囊菌的命名也不是我第一个去命名的,那是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我们的温琼英教授和微生物专家叫刘作易教授,他们把它从灰绿曲霉修订命名为冠突散囊菌。

我和我的团队只不过是针对我们湖南的黑茶,茯砖茶,这种“金花”在黑茶加工品质形成中所产生的作用,它对品质转化形成的机理的价值在哪里?第二,有了“金花”的这种茯砖茶对于人体的健康有没有效、是什么成分有效、怎样有效?在回答这些科学问题上面,我们做了一系列的工作,由于这些传播的方式方法和速度,已经远远不是几十年前的情况,所以就有更多的人了解我和我的团队,对于金花(冠突散囊菌)的研究做得比较多一点。因此,就有网络上一个名词“金花之父”,对于我来说受之有愧,我在很多场合下都说过,也介于这一点,也激励我和我的团队,要进一步加强对黑茶,尤其是有金花的黑茶的微生物研究,把这个产业发展的科学基础、技术基础做得更扎实一些

 

    记者: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的项目是一个什么项目?

    刘仲华:这个项目的名字叫做 “黑茶提质增效关键技术创新与产业化应用”。这个关键词是:第一,瞄准了黑茶,尤其是以湖南黑茶为研究主攻的对象和突破口来做的。第二个,我们湖南的黑茶,我们中国的黑茶,尤其是我们的安化黑茶有悠久的历史,但是多少年来,产业的规模不大,多少年来,产品的价值不高。多少年来我们产品的质量也不是很稳定。也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并且产品的价值在2006年以前,一直都不是很高,所以我们提出要提质增效,所以第二个关键词是提质增效。

第三个叫做产业化,如果说安化黑茶这个产业通过悠久的历史,和过去做边销茶,在整个西北地区少数民族中间,有非常好的口碑,和市场的影响力,但是我们如何让这种健康的好茶,让更多的人受益,我们必须把安化黑茶这个产业,做得更大,所以要实施产业化。

那么有了产业化的技术体系,我们必须要进行应用,所以要把实验室的研究成果,融入到产业化里面来,来推进支持产业发展,所以在黑茶的国家奖里面,我们几大技术创新:我们可以说是 理论创新,技术创新,产品创新,和整个产业化(技术)体系的整体提升。

用这么几句话来表达,所谓的理论创新是两个方面,一个是黑茶加工过程中的物质转化规律,及黑茶品质形成的机理研究,这也是黑茶的制造化学理论的基础,现代理论的奠基。第二个,我们为什么喝黑茶,是因为健康,那么健康过去是一种经验,是一种感性认识,如何通过现代理论技术来研究解决三个问题:喝我们的黑茶对健康有没有效?喝黑茶对健康有效的成分是什么?喝我们的黑茶为什么会有效?所以我就率领我的团队,通过十多年的研究,回答这三个问题,让人们因为健康来喝黑茶,以健康作为驱动力来让更多的人关注黑茶、品饮黑茶,让黑茶的市场做的更大,这是理论创新。

技术创新是这么几个要领,刚刚你也提到过,为了实现整个黑茶产业的提质增效,我们要在技术上完成五个创新,我们叫做散茶发花、诱导调控发花、砖面发花、还有快速醇化,还有高效综合安全降氟。这五大核心技术有二十二项专利,这二十二项专利解决三大问题。解决安化黑茶产品的方便化、高档化、功能化和时尚化;第二要解决安化黑茶品质的稳定性问题;第三要解决安化黑茶品质安全性的隐患。这三点要让产品的品质进一步提高,要让安化黑茶从过去人们心目中的粗枝大叶,转化成真正物有所值的相对高端的产品,完成产品的四化。

完成了技术创新、产品创新之后,对整个(黑茶)产业的发展我们提出了四化,尽管我们安化黑茶有悠久的历史、有很多美丽的光环,但是在十多年前的安化黑茶规模比较小,大多是作坊式的生产,我们的生产环境可能不是很清洁,也不是很安全。我们的装备相对比较落后,包装也比较简陋。要从手工作坊形成大产业,还有遥远的距离,所以通过我们技术的组装、集成,并且在装备的关键环节进行系统化的创新,实现了清洁化,机械化,连续化甚至自动化,还有标准化。所以把这几大体系建立起来,就支撑了安化黑茶从简单的以小规模的作坊为主转化为现代化加工业为主,这样一个产业转型。

所以使安化黑茶整个产业从2006年以前的个把亿、两个亿,到今天的安化就有125个亿(产值),整个湖南有150多个亿的规模。我们安化也由过去的国家级贫困县,茶产业的税收才20几万,到2016年的税收超过两个亿,是真正的中国茶叶税收第一县。今天上午,我们县里领导跟我说,到五月份为止,安化县的茶叶税收就过了1.3个亿,今年他们有信心能够突破三个亿。这个应该说是缔造了整个经济新常态下,安化以茶产业作为精准扶贫的抓手,让农民脱贫致富的支撑。

所以说,安化黑茶这么一个科技成果,它不是一个简单的科技团队努力的结果,是从政府到行业到企业到茶农联动,通过实验室的技术转化到产业里面,形成有实验室(科技)支撑产业发展,科技加文化,政府加行业,企业和茶农联动,共同使这个成果产生转化,产生市场效益。消费者也越来越多的认识到我们安化黑茶,科技界也由过去的对安化黑茶的不了解到关注,到今天成为整个茶产业发展,尤其是安化茶产业发展重要的科技引擎。

 

    记者:关于安化黑茶,您认为还有哪些可以探究的领域?

    刘仲华我觉得十年的努力,安化黑茶已经完成了发展的第一阶段,有一定的显示度,我们安化黑茶十年的努力,已经进入到了中国茶叶十大区域公共品牌,这是非常难得的,也说明社会、政府和消费者对安化黑茶品牌的认知,但这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我们湖南要打造千亿(茶)产业,安化黑茶三分天下,那就要超过三百亿的规模,这个任务交给安化黑茶,如果说过去的十年我们完成了安化黑茶的提质增效,那么未来的十年我们要转型升级。

所谓转型升级就是我们要从传统的农业走向多产业融合,从农业到工业,从茶叶产业,走向食品工业,从茶叶产业走到健康产业,茶产业和旅游文化产业结合,所以说茶产业和多产业融合来推进安化黑茶大产业,这是第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我们作为科技人士,要进一步实施我们前面说的四化,产品的方便化,功能化,高档化,时尚化,我们的目标是让越来越多的消费者,爱上安化黑茶,我们的奋斗目标是让每一个消费者只要它对安化黑茶有一点兴趣,他就能找到一款符合他消费诉求的黑茶,这对我们的茶企来讲任重道远。尽管目前我们的黑茶在湖南、在安化名气很大,但是走出湖南,安化黑茶的知晓度,我们的覆盖面,我们的市场占有率还不是很大。所以还有很大的市场空间,要我们去占领,所以我们要把产品的四化做到极致,要从传统的农业,上升到现代的食品工业、饮料工业和大健康产业,要把一个品饮的茶做成一个无形的茶,做成一个融入我们生活点点滴滴的茶,要把深加工进一步做大做强,要让我们一块钱的安化黑茶原料做成一百块钱的终端产品,这么以来安化黑茶的空间将会越来越大。所以我们要把安化黑茶吃起来、喝起来、用起来,我们要三百六十度来品饮消费安化黑茶。

这么以来,一个具有巨大市场空间和巨大消费群体的安化黑茶将会呈现在我们面前,所以说,科技和文化还要进一步发力,来支撑我们的安化黑茶进一步做大做强。所以说,万里长征如果划成三步,未来的五年是要完成第二步,第三步我们还有更大的愿景,所以我们至少在2020年,我们期望安化黑茶打造三百亿的产业规模。今天是在安化境内形成产业中心,未来要利用安化成为核心,原产地中心辐射整个益阳,甚至整个湖南,都来把安化黑茶做大做强,这个产业的格局才会越做越大。所以,我们期盼一个以原产地为核心的安化黑茶快速辐射和扩大,打造真正的安化黑茶大产业。

 

                                            记者:王厅(采访于2017年)

2020© 安化县茶旅产业发展服务中心

地址:安化县东坪镇城南区雪峰湖大道

湘ICP备2001389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