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物故事
曾志贤和“华堂”千两茶
发布日期:2020-10-22 14:49:00

他是台湾资深媒体人

是茶文化专家,从事海峡两岸茶文化交流多年。

他曾出版《方圆之缘—深探紧压茶世界》,将安化千两茶称为“世界茶王”

他就是曾志贤

2009年,他带着印有“华堂”两个字的千两茶,跨越海峡,来到黑茶之乡安化,寻找这支茶的出处,与这支茶的制作者结下了一段深深的茶情。时隔多年,当提及这段经历的时候,他依旧激动不已,数次哽咽。当回想起已故的这位茶友—李华堂老人时,他泪眼模糊,十分感伤。让我们一起来聆听曾志贤老师讲述这段因茶而产生的故事。

 

曾志贤:“我这本书是2000年底,跨越千禧之年第一天发行的,当时只知道这个茶有这两个(华堂)签名,叫华堂。我当时也不知道“华堂”是做什么用的,要做个什么解释。那次我们获得的时候,在台湾总共是进去了两百八十几支,在那两百八十几支里面,实际上有两种,一个是千两,一个是一千一百两,为什么会有这两种?因为当时候在安化两个村制作的方式不太一样,包括这个茶上的盖头,有凹进去和每凹进去的,两个村制作方式不太一样。另一个原因是当时是需要“茶引”,“茶引”就是缴税的票据,商人比较讲信用,他怕这个茶做完后斤两减少了,所以就做一千一百两,多做一百两。早期拥有千两茶的,大概就是一根,就当古董一样的摆在门口,哦,我有一根千两茶。从来没有人把它“解剖”了,尝尝到底是什么滋味。我们是第一个把这个千两茶“剖”开。你看我们的“剖”法,把所有的东西都当文物一层一层的保留下来了。所以2000年在台湾茶博会做的紧压茶之美展览,入口处就是这几个包装拼凑出来的一个画面。包括里面的粽叶和棕衣,还有最外面的竹篾。因为喝了之后感受良深,所以我就写下来了。因为千两茶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茶柱,现在湖南基本上都引用这句话“世界茶王”。

虽然当时书出来了,但我一直在探索什么是“华堂”。我本身原来就是新闻工作者,这就促使我去追寻“华堂”这两个字,那时候大哥大还没那么流行,没有微信没有QQ,那时候咨询也没那么发达。我遍寻所有网站,都没有什么收获,千两古董茶只有台北故宫有一支,还有我家里有一支。在资讯完全 没有的情况下,找寻了八年,后来通过EMAIL联系上了一个益阳的记者,叫卢,他对湖南的千两茶比较清楚,因为他一直在报道千两茶的事情,我们就一直都有Email的书信往来,我告诉他,我的疑问。大概到了2007年,卢告诉我“华堂”是一个制千两茶的茶人的名字。”

 

利源隆茶业 吴建利:因为以前做千两茶,这个华堂是有其它名字的。他就相当于八个人一个组,这个小杠师傅,一个篓子配两个小杠师傅然后轮流踩的,我踩一支,你踩一支。我踩的这一支就写上我的名字,或者把姓去掉只写名字,然后你踩的就写你的名字。就等于说华堂就是华堂,拉小杠的时候他踩的这根茶就是叫华堂。还有杨亚东呀,还有其他的,他们可能就会签自己的名字。当时考虑的溯源是哪一个做的。这个茶捆得好不好,蒸过头了没过头然后都是这个人要负责任的。就等于千两的签名人就要负责到底。也就是五十年代的茶嘛。也只有五十年代的茶才有这种签着名字的千两。

 

 曾志贤:“直到2008年的时候,那天真的让我睡不着觉,卢Email给我,说他找到了李华堂,而且这个李华堂还健在,1953年到2008年,55年。当时就有冲动要跑去安化2009年十月份湖南益阳举办首届黑茶文化节,邀请了我,我想总算可以去了。我想在他面前冲泡这支茶,让他喝。那时候李华堂是住在白沙溪茶厂边上,早上七点,我们出发。那时候李华堂已经不利于行...(哽咽).我抵达的时候..(哽咽)....冲泡第一杯....(哽咽)...为什么那么激动...(两年前...李华堂过世了)所以提到这段就比较感伤。他是在26岁的时候做这一支茶,他82岁的时候再重新喝到五十年前他做的这支茶。”

 

 曾志贤的随行朋友说,见到李华堂老人时,老人并没有说什么话,直到喝到曾老师泡的千两茶,他说了一句:这是我做的茶。所有见到这一幕的随行者都潸然泪下。

 

 说完这段故事,曾志贤老师无限感伤的唱读了李煜的《虞美人》,表达了对老友的追思。

 

                                                                                                记者:王厅

2020© 安化县茶旅产业发展服务中心

地址:安化县东坪镇城南区雪峰湖大道

湘ICP备2001389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