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物故事
中国制茶大师:谌小丰
发布日期:2020-12-01 14:43:00

  他家祖祖辈辈都是制茶人,到他这里已经是第六代了。他一生大起大落,在安化茶行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古稀之年的他依旧奋战在安化黑茶制茶一线。今天我们走进中国制茶大师谌小丰的制茶人生

  提到谌小丰,不得不提到晋丰厚。作为晋丰厚的第六代掌门人,他可以说是安化黑茶发展历史最有力的见证者之一。

  谌小丰“我们小的时候那些晋商收茶的时候,就是在农村里面一家一户的收。大部分安化的茶农都是靠茶吃饭。就比如说以前你有多少山地,有多少菜园地。在菜园地,山地里全部都种上了茶树。在水路交通方便的地方就有晋商,按照晋商的规矩。他们不在外面置产业,所以他们一来,就到我们这里租厂房,他们雇工人。然后他们出钱,收了茶之后请当地的人给他做,做好之后往资江里运。”

  谌小丰说,过去晋商到安化购茶先通过水路从资江河到洞庭湖再到汉口,到河南之后转马车运输,从太行山上山西的晋城,再经过骆驼的运输走西口,到内蒙之后将茶叶销往俄罗斯。

   谌小丰“终点在俄罗斯的圣彼得堡,圣彼德堡成为欧洲茶叶的集散地,大部分是安化黑茶。一边可以走阿姆斯特丹到荷兰,一边走英吉利海峡到伦敦。所以欧洲茶叶的集散地在圣彼得堡的时候,很大程度是因为安化黑茶所以安化经济的发展与安化茶叶是密不可分的。”

  而晋丰厚这个百年品牌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由晋商与安化谌氏家族联合创建。

  谌小丰:“所谓的晋丰厚是因为山西人在外面不置产业,而我们家属于资江边上稍微有点钱的。自己建茶行然后租给山西人。这个晋丰厚是山西常家,那时候的常万达他们在安化做生意的时候就租在我们家。我们和他们关系比较好,最后他们走了之后,晋丰厚的牌子就由我们做下来了。”

  出生在黑茶世家的谌小丰在五六岁的时候就接触了茶叶,这种一脉相承使得他对黑茶更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感情。

  谌小丰“我小时候在茶行里面玩,在茶行里面黑茶有黑茶的香,红茶有红茶的香味。但是时间一长了之后就对茶产生一种感情。小时候在茶行里面耍,跟着做,后来慢慢的自己也悟出一些道理来。有一个安化的老人家,他住到广州去了,他去了十几年,他这次回来我跟他开玩笑,我问他一到了做茶的时候还有没有来瘾啊。他说那还是有一点呢。所以做茶的人他有一种兴趣。一到了做茶的时候就惦记着这事。”

  谌小丰在年少的时候就一直受到制茶工艺的熏陶。相继学会了红茶、绿茶、黑茶的制作技艺。后来由于战争的洗礼,加上计划经济的限制。许多茶行都相继倒闭,晋丰厚也未能幸免于难。空有一身制茶技术的谌小丰成了一个“英雄无用武之地的闲人”。面对当时的恶劣环境,敢想敢做的谌小丰勇为人先,在当时私人办企业还是禁区的时候,他通过多方走访,将当时已经歇业的茶行重新组合起来挂上生产大队的牌子。不要政府一分钱、一个人,自己经营,不论盈亏。通过这种形式办起了酉州茶厂。谌小丰不拘一格的用人方式和先进的思想使得茶厂一年一个新台阶。

  谌小丰“我酉州这些做茶的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我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我这里不需要什么机械设备,也没有其它的负担,我这些农民招过来就做,我比其它人快的多。我多的时候一个月压过一万担茶。”

  在谌小丰大力发展茶叶事业的时候,一个又一个的磨难也接踵而至。

  谌小丰“在边区,我最多的时候去了一万担茶叶。搞得门可罗雀,他们就抓着我的采购员,说不准搞。把我的茶叶就冻结在那里。”

  不论面临多大的打击,谌小丰始终坚守着晋丰厚“厚德载物,自强不息”的精神理念。为了黑茶事业的振兴和发展,他重整旗鼓,将祖辈传承的晋商文化与自身的湖湘本土特色黑茶融合,立志将晋丰厚打造成独具特色的黑茶品牌。

  谌小丰“实际来说,做茶有做茶(区别),不同的客户就有不同的要求。你不可能全国的人都(统一)。所以做茶的话只能看人来做。我的(观念)就是,只要来喝茶的人我就高兴。因为一个消费群体他代表了一部分人,所以他对你这个茶要求深发酵还是浅发酵,或者要求口感,你就能做什么口感。这样你才能不断的提高自己。不然一味的坐在家里,坐井观天。那是不行的。”

  一生致力于安化黑茶研究的谌小丰先后获得了“金花千两茶”和“金花散茶”两项发明专利。难怪有茶叶专家这样说到:“如果要写新时期的黑茶史,没有谌小丰,就是不完整”。谌小丰一辈子与茶同行,以茶会友,爱茶成痴。在安化黑茶近代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文:陆泽安   

 

 

2020© 安化县茶旅产业发展服务中心

地址:安化县东坪镇城南区雪峰湖大道

湘ICP备2001389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