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作品
陶澍咏安化茶诗(四首)
发布日期:2020-10-19 17:58:00

     (一)

今岁足衎乐,春来事云适。

长安诸故人,颇能盛筵席。

席设每见招,终日但为客。

今朝客复来,例我具肴核。

冷盘三五阵,下箸无所获。

匪徒少羊羔,亦乃乏鸡跖。

斗酒心未阑,四座欢弥剧。

旋闻蟹眼鸣,中有云腴碧。

我家茱萸江,乡物旧所积。

虽无甘露兄,犹足清两腋。

煮茗况家风,庭前馀雪白。 

 

 (二)

芙蓉插霞标,香炉渺云阙。

自我来京华,久与此山别。

尚忆茶始犁,时维六七月。

山民历悬崖,挥汗走蹩薛。

培根阅冬初,摘叶及春发。

冻雷一夜鸣,蓓蕾颖欲脱,

是名雨前香,采之日一撮。

未几渐蒙茸,卓立针抽铁。

是名谷雨尖,香气弥勃勃。

毛尖如鹤毳,挨尖类雀舌。

黄茶号晚出,味厚亦非劣。

方其摘取时,篮筐遍山巴。

晨穿苦雾深,晚焙新火烈。

茶成与商人,粗者留自啜。

谁知盘中茶,多有户上血。

我本山中人,言之遂凄切。

     

      (三)

“宁吃安化草,不吃新化好。”

宋时有此语,至今犹能道。

斯由地气殊,匪藉人工巧。

迩来地利尽,所产日已少。

变化及荃茅,夹杂或萘蓼。

遂令东家施,貌作西邻姣。

时俗但骛名,讵易初终保?

臭味慎差池,我谓茶犹小。

   

      (四)

茶品喜轻新,安茶独严泠。

古光郁深黑,入口殊生梗。

有如汲黯戆,大似宽饶猛。

俗子诩《茶经》,略置不加省。

岂知劲直姿,其功罕与等?

气能盐卤澄,力足回邪屏。

所以西北部,嗜之逾珍鼎。

性命系此物,有欲不敢逞。

我闻虞夏时,三邦列荆境。

包匦旅菁茅,厥贡名即茗。

著号材所长,自昔功已迥。

历久用弥彰,闇然思尚耿。

因知君子交,味淡情斯永。

2020© 安化县茶旅产业发展服务中心

地址:安化县东坪镇城南区雪峰湖大道

湘ICP备20013890号-1